执行程序中不得否定经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务指导 - 以案释法
执行程序中不得否定经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
文章来源:广西企业法制建设协会   发布时间:2018-09-06 10:38:26   浏览:143次

【最高人民法院】

执行程序中不得否定经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

裁判要旨


执行程序中,执行法院根据既判力原则及执行程序中的形式审查原则,在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未被撤销或变更之前,不得直接否定案外人经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


案情介绍


一、2012年8月23日,关于物资公司与奥达公司等钢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经物质公司申请,济铁法院作出(2012)济铁商初字第29号民事裁定,查封奥达公司所属钢材5000吨。


二、2012年9月,中信银行无锡分行以另案裁定奥达公司查封的钢材已抵押给中信银行无锡分行,要求对该院查封的奥达公司的钢材行使优先受偿权。


三、经中信银行无锡分行提起执行异议、复议及申诉,济铁法院、济南中院及山东高院均裁定,驳回其对该院查封的5000吨钢材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请求。 


四、中信银行无锡分行再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2016年6月30日,最高法院作出(2016)最高法执监86号执行裁定书,支持其申诉理由;撤销上述异议、复议及申诉裁定。


裁判要点及思路


最高法院认为,在执行程序中直接否定经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于法无据。


首先,中信银行无锡分行的抵押权已为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所确认,根据既判力原则及执行程序中的形式审查原则,在上述生效法律文书未被撤销或变更之前,执行程序中不能直接否定其效力,作出与该生效法律文书相反的判断,否则即超越了执行程序的权限。


其次,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中信银行无锡分行已与奥达公司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并进行了相应的动产浮动抵押登记(案涉钢材属于产品)。根据物权法第188条规定,动产浮动抵押自双方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且已经生效法律文书明确认定成立。执行法院以抵押手续不完备,缺少必要的形式要件为由认定中信银行无锡分行动产浮动抵押不成立,缺乏法律依据。


再次,中信银行无锡分行对执行法院查封的钢材主张优先受偿权,其法律地位属于利害关系人,其就执行所得行使优先受偿权,而非阻却执行,故其诉讼地位不同于通过另案确权判决阻止执行标的转让的案外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是关于案外人依据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规定,不适用本案。


最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权合理配置和科学运行的若干意见》第26条规定的“在执行局查封、扣押、冻结后确权的,应当撤销确权判决或者调解书”的情形也不适用本案。在未经法定程序被撤销或变更前,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的效力依然存在,不能根据该条规定直接否定生效法律文书的效力。


实务要点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结合最高法院裁判观点,针对案外人主张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如何审查处理的相关问题,总结要点如下,供实务参考。


一、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案外人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被执行人房产,执行法院可以在本案中一并予以查封处置。


二、案外人以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对该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实则是向执行法院申请参与分配程序,主张对该财产分配享有优先受偿权。案外人不得直接向执行法院主张对执行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 


三、执行程序中主张优先受偿权,目的在于通过法定程序,保护优先权人依法实现自己的债权。对法院已查封财产主张优先权的应通过申请参与分配程序解决。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七条 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0号】

第二十六条第二款  金钱债权执行中,案外人依据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权合理配置和科学运行的若干意见》【法发〔2011〕15号】

26、审判机构在审理确权诉讼时,应当查询所要确权的财产权属状况,发现已经被执行局查封、扣押、冻结的,应当中止审理;当事人诉请确权的财产被执行局处置的,应当撤销确权案件;在执行局查封、扣押、冻结后确权的,应当撤销确权判决或者调解书。


《物权法》

第一百八十八条 以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四项(注: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第六项规定的财产或者第五项规定的正在建造的船舶、航空器抵押的,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以下为该案在最高法院审理阶段关于本案争议事项的“本院认为”部分的详细论述与分析: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为,中信银行无锡分行能否就济铁法院查封的钢材行使优先受偿权。一、在执行程序中直接否定经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于法无据。


首先,中信银行无锡分行的抵押权已为无锡中院(2012)锡商外初字第40号民事判决、江阴法院(2012)澄商初字第0292号民事调解书所确认,根据既判力原则及执行程序中的形式审查原则,在上述生效法律文书未被撤销或变更之前,执行程序中不能直接否定其效力,作出与该生效法律文书相反的判断。济铁法院、济铁中院在执行程序中直接作出与生效法律文书相悖的认定,否定生效法律文书认定的事实,超越了执行程序的权限。


其次,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中信银行无锡分行已与奥达公司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并进行了相应的动产浮动抵押登记。其登记内容已对抵押担保的债权范围、抵押性质以及抵押物范围予以了明示,明确表明涉案抵押为动产浮动抵押,抵押物为奥达公司现有的及将有的全部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及成品。抵押登记中虽未将抵押合同备案,但其已具备物权公示效力。尤其是上述动产浮动抵押的效力已经生效法律文书明确认定,即使登记存在一些瑕疵,在生效法法律文书已经认定涉案动产浮动抵押成立的情况下,执行法院也不能轻易否定抵押效力,济铁法院以抵押手续不完备,缺少必要的形式要件为由认定中信银行无锡分行动产浮动抵押不成立,缺乏法律依据。


第三,中信银行无锡分行对济铁法院查封的钢材主张优先受偿权,其法律地位属于利害关系人,其诉求是在同意济铁法院对奥达公司执行的基础上,就执行所得行使优先受偿权,而非阻却执行,故其诉讼地位不同于通过另案确权判决阻止执行标的转让的案外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是关于案外人依据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规定,本案与该条规定的情形不同,不能适用该条规定。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权合理配置和科学运行的若干意见》第26条规定的情形也不适用本案,在未经法定程序被撤销或变更前,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的效力依然存在,不能根据该条规定直接否定生效法律文书的效力。


因此,济铁法院和济铁中院根据上述规定,对另案生效判决确认中信银行无锡分行抵押权成立的结论不予认可,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案件来源


《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分行、济南铁路物资总公司与江阴市奥达钢铁贸易有限公司、汤大兴买卖合同纠纷、申请承认与执行法院判决、仲裁裁决案件执行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执监86号】


延伸阅读


关于案外人在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优先受偿权如何在本案执行程序中主张权利的相关问题,我们检索到以下案例,以供读者参考。


裁判要旨: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案外人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被执行人房产,执行法院可以在本案中一并予以查封处置。


案例一:《衡阳鼎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罗猛与衡阳宏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张上明民间借贷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湘执复31号】,本院认为,衡阳中院在执行罗猛与鼎兴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查封鼎兴公司相关房产,而上述被查封房产包括另案生效判决债权人雁星公司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房产,衡阳中院将另案并承载了优先受偿权的房产一并予以查封处置,并无不当。


裁判要旨:案外人以另案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对该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实则是向执行法院申请参与分配程序,主张对该财产分配享有优先受偿权。案外人不得直接向执行法院主张对执行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 


案例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杭州办事处与海南省宝平(集团)公司民事一案执行裁定书》【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琼执复议字第9号】,本院认为,三亚中院执行三亚市财政局申请执行宝平公司债务纠纷一案,执行依据为三亚中院13-8号调解书。三亚中院在本案执行中依法查封了宝平公司的上述100亩土地使用权。华融公司杭州办事处不是本案申请执行人,其以杭州中院对另案作出的184号调解书为依据,主张对该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请求三亚中院在处置该土地使用权时依法保护其优先受偿权。根据法律规定,华融公司杭州办事处的请求,实则是向三亚中院申请参与分配程序,主张对该财产分配享有优先受偿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92条规定,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的,应当向其原申请执行法院提交参与分配申请书,写明参与分配的理由,并附有执行依据。该执行法院应将参与分配申请书转交给主持分配的法院,并说明执行情况。但华融公司杭州办事处没有按法定程序申请参与分配,直接向三亚中院主张对该院执行的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不符合法律规定。 


裁判要旨:执行程序中主张优先受偿权,目的在于通过法定程序,保护优先权人依法实现自己的债权。对法院已查封财产主张优先权的应通过申请参与分配程序解决。


案例三:《青海西部建业有限责任公司与青海华威冶炼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青执复30号】,本院认为,执行程序中主张优先受偿权,目的在于通过法定程序,保护优先权人依法实现自己的债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零八条第二款规定"对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主张优先受偿权"。因此,对法院已查封财产主张优先权的应通过申请参与分配程序解决。本案中,涉案工程已在另案被依法查封并作出评估。本案进入执行程序后,西部建业作为建设工程承包方主张工程款优先权时,应向执行法院提出参与分配的申请,而非在本案中直接申请认定工程款优先受偿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一条的规定,执行法院依据申请依法作出分配方案。如当事人对分配方案不服,可提起异议及诉讼。原执行法院在执行程序中直接认定西部建业享有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程序不当,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转载自保全与执行微信公众号)

展开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data/cache_zh.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gxel.org.cn/libs/autoload/cache.php on line 189